管党治党责任虚化,党组织难逃问责
2018-08-03 18:15:00 中国纪检监察报

“执法者向执法对象索要樱桃被问责。”辽宁省大连市纪委监委近日通报的一起问责案例引发广泛关注。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相关责任人受到处理,责任单位党组织也被问责。

据通报,2018年6月12日,大连市高新园区行政执法局七贤岭大队代理大队长刘益洪,在执法对象贾某就售卖樱桃事宜请其给予照顾后,通过电话要求贾某给大队人员送一些樱桃,并安排协勤人员郑凯与贾某联系,索要樱桃。最终,刘益洪、郑凯等人受到严肃处理,高新园区行政执法局党组也因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,对管辖范围内出现的违反群众纪律问题负全面领导责任,被责令作出书面检查,并予以通报。

有权必有责、失责必追究。党员干部失职失责要问责,党组织失职失责,同样难逃问责。《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》明确把党组织作为问责对象,规定对党组织的问责方式包括检查、通报和改组。大连市高新园区行政执法局执法人员公然吃拿卡要,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,行政执法局党组受到问责,是理所应当。

记者注意到,问责条例实施两年多来,问责党组织的数量不在少数。数据显示,2017年,全国共有8900余个单位党委(党组)、党总支、党支部,300余个纪委(纪检组)被问责。其中就有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被改组、天津市红十字会党组被责令作出书面检查等典型案例。

今年以来,各地各部门持续加大对失职失责党组织的问责力度,以敢问责、严问责、常问责的实际行动,倒逼责任落实,拧紧管党治党的责任螺丝。1月至6月,云南省问责108个党组织,江苏省问责535个党组织,海南省问责46个党组织。

“这些被问责的党组织,暴露出当前一些地方、部门和单位仍然存在管党治党责任虚化、表态多调门高、行动少落实差、压力传导不到位等问题。”专家表示,这说明全面从严治党依然任重道远,必须持之以恒、毫不动摇。

对此,各地各部门以问责条例为基本遵循,对各级党组织实施精准问责,推动管党治党责任全面覆盖、层层传导。海南省细化问责事项,充分考虑违规违纪问题中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所承担的不同责任、责任大小等因素,力求把“板子”更精准地打到该负责的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身上。江西省把问责结果与严肃党内政治生活、年度目标考核、评先评优、干部选拔任用相结合,最大限度发挥问责的综合效应,省纪委督促因履职不力被问责的4个市厅级领导班子、64名市厅级领导干部在民主生活会上作出检查,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。

“吴堡县国土资源局党组因履行主体责任不力被问责”“大连市体育局党组履行主体责任不力被问责”……今年以来通报的一起起问责党组织的典型案例,充分表明监督只会越来越严格、问责只会越来越严厉,也警示每一个党组织必须扛起该负的责任,守土有责,守土尽责。